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详细内容
作者:全讯网址  发布时间:2016-06-06 14:32  点击次数:

核心高管知音IPO“布雷” 因职务侵占罪被拘


新华社快讯:朝鲜7日发表政府声明,呼吁结束北南敌对状态,打开和解与团结道路。朝鲜为改善北南关系,将派遣运动员和后援团参加仁川亚运会。0余倍。集团已经成为拥有三家上市公司,外加70多家子公司,员工达到5万人,产业横跨钢铁、炭素、化工、地产等多领域的大型产业平台。
 
  2009年方威跻身胡润百富榜前60名,2011年位列胡润少壮派富豪榜第六名,2012年更以150亿资产力压李兆会、刘强东等知名人物,升至胡润少壮派富豪榜次席,仅次于碧桂园的杨惠妍。
 
  方大系的未来隐忧
 
  在掌门人出事后,方大集团此前靠特殊政商关系在资本市场快速扩张的模式恐难持续。其资本市场三家上市公司面临资产重组流产、股权质押和所处行业下滑的种种风险和隐忧。
 
  实际上,风险和隐忧已经开始显现。6月27日当天,就在方威曝出被免去人大委员职务的同时,方大特钢发布公告称此前有关上市公司的多笔资产重组方案流产。
 
  公司方面表示,大股东方大集团同时终止实施11家公司股权注入公司的承诺,其中包括萍乡市润鑫矿业、萍乡市天子山铁矿、萍乡市博凯矿业、新余市新澳矿业和新余市中创矿业的5个矿产公司的注入承诺皆遭终止。
 
  尽管上市公司方面曾对外表示,此举是股东大会表决决定,与方威事件无关。但外界看来,在5月份方威失联消息已经传开的情况下,大股东原本多笔重要资产注入计划搁浅,与掌门出事很难撇清关系。大股东方大集团此举更像是对方大特钢“临终托付”。
 
  前述券商调研员称,从方大集团本意来讲,将矿业等资产并入上市公司意在解决大股东与上市公司同业竞争问题,同时实现钢铁产业一体化,降本生效。而一旦资产重组计划泡汤,对上市公司未来拓宽经营面可能会造成一定影响。
 
  与此同时,方大集团对三家上市公司的股权质押问题很可能成为未来上市公司的另一大“地雷”。
 
  2013年底,方大集团在方大特钢约93.25%股权已经在招商银行南昌分行青山湖支行、华润深国投信托做了质押贷款。这表明,方大集团的绝大部分方大特钢股权实际上已经质押在银行套现。另外两家公司股权被质押的现象在今年近期也时有发生。
 
  有媒体测算,方大集团共计持有3家上市公司股份中,目前被质押的股份总数超过14亿股。以3家公司上周停牌前收盘价计算,合计被质押的股票市值超过80亿元。
 
  “这很可能是大股东利用上市公司套现融资,以获取扩张的资本。但如此高的股权质押无疑是方大系资本公司未来的另一大风险隐患。”券商人士评述,目前实际控制人出事,大股东又将高比例股权质押,再加上三家公司均处于低迷下滑、产能过剩的行业,未来方大系的前景可谓四面楚歌。
 
  国有体制下代理人缺位导致国有资产严重受压的背景,让和政府关系密切的收购方有了可乘之机,方大低成本和“蛇吞象”式的收购国企才得以屡屡上演。——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副教授黄张凯
 
  新京报记者 刘溪若 北京报 在冲刺IPO的关键时刻,知音动漫业务遭遇人事动荡。除创始人朱家君遭到解职调查,知音动漫公司的多位高管,亦因不同的原因先后离职。
   今年5月30日,湖北知音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知音传媒”)发布了招股说明书。这家以《知音》杂志为核心产品的传媒公司,为IPO准备了十年。
 
  在此之前的5月25日,知音传媒突发“人事地震”。招股书显示,知音传媒副总经理朱家君(又名李靖)被董事会解职,同时接受公安部门调查。
 
  7月4日,武汉市公安局向新京报记者确认,因涉嫌“职务侵占罪”,朱家君已被警方刑事拘留。有消息源称,朱家君被拘,系知音传媒主动报案,“背后有更深层次的原因”。
 
  朱家君创始并掌舵多年知音传媒的动漫业务。根据招股说明书,2013年,围绕《知音漫客》的出版物销售收入,已超越《知音》杂志,占到知音传媒总营收的6成多。
 
  此次IPO,知音传媒打算将4.47亿元的募投资金,投向动漫业务。有分析认为,掌控最核心业务的朱家君遭解职,或影响知音传媒未来业绩的稳定性。
  “他的性格比较狂妄。”一位离职的知音中层回忆,在一次总经理办公会上,朱家君曾以半开玩笑的口气说,知音传媒未来将是《知音漫客》的天下,“而不是依靠《知音》那样的低端杂志”。
 
  “这样的话,‘老板’肯定是不爱听的。”这位知音前中层判断。
 
  前述接近朱家君的人士承认,朱家君“有些江湖气,常迸出一些口头禅”。该人士称,因为纸张、印刷等问题,朱家君曾与知音传媒董事长胡勋璧“拍过几次桌子”。
 
  “一次客户答谢会上,当着200多位客户,朱家君借着酒劲骂过胡勋杰。话说得很难听。”该人士称。据多位内部人士佐证,年近70岁的胡勋杰,系董事长胡勋璧的哥哥。
 
  一份任命书显示,胡勋杰在知音传媒的职务为协调员,“负责主营产品的营销和财务管理等协调工作”,享受副总经理待遇。
 
  对于上述种种说法,7月3日,新京报记者致电知音传媒。总编室一位工作人员称,目前保荐机构要求知音传媒不接受媒体采访。
 
  多位核心人员去职
 
  当前,《知音漫客》等动漫业务,之于知音传媒的重要性毋庸置疑。2013年,知音传媒实现营业收入5.79亿元。期间,《知音漫客》的销售收入为1.96亿元,依托《知音漫客》的其他动漫期刊和图书销售收入为1.89亿元。
 
  两者相加,《知音漫客》系出版物2013年的销售收入共计3.85亿元,占知音传媒当年销售收入的比重多达66.5%。
 
  2013年,知音传媒核心产品——《知音》杂志的发行收入,为7859.6万元。这一数额仅相当于《知音漫客》发行收入的40%。
 
  更重要的是,近年来,《知音》杂志的发行量和发行收入均处于连年下滑的态势。《知音漫客》系出版物已成为知音传媒为数不多的业绩“增长点”。
 
  动漫亦是知音传媒未来着力的方向。根据招股说明书,知音传媒本次计划募集6.9亿元,其中的4.47亿元拟投向动漫——“知音动漫产业链项目”需1.94亿元,二期拟计划耗资2.53亿元。
 
  但在冲刺IPO的关键时刻,知音动漫业务遭遇人事动荡。除创始人朱家君遭到解职调查,知音动漫公司的多位高管,亦因不同的原因先后离职。
 
  动漫之外,知音传媒的另一个募投方向为知音视频版项目。这个拟耗费1.49亿元募集资金的项目,包括拍摄微电影、电视栏目剧、电视剧等。
 
  据悉,任职知音影视公司总经理多年的胡晓辉,于2013年离职,胡晓辉在任时,操刀了知音传媒出品的电影《特警英雄》。
  核心高管朱家君被刑拘
 
  今年5月30日,知音传媒向证监会报送了招股说明书。其中提及,朱家君(又名李靖)的副总经理职位已被知音传媒解聘。
 
  招股说明书显示,知音传媒是在5月25日的第二届董事会第二次会议作出解聘决定的。同时,招股说明书还称,朱家君正在接受公安部门的调查。
 
  在此之前,朱家君属于知音传媒的“实权派”。他自2011年起任知音传媒副总经理,同时担任子公司知音动漫公司总经理。
 
  微博认证资料显示,朱家君还是以《知音漫客》为主的漫客刊群主编,以及动漫图书、周边衍生品、动画、游戏的出版人。
 
  对于朱家君被解职的原因,知音传媒并未给出解释。但招股书透露,“因可能涉及危害公司利益的行为”,朱家君正在接受公安部门调查。
 
  7月4日,武汉市公安局宣传处向新京报记者确认,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分局已经以涉嫌“职务侵占罪”对朱家君实施刑事拘留,“案件详情正在调查中”。
 
  一位接近朱家君的人士称,此案系知音传媒主动报案,知音传媒先是指控朱家君“窃取印厂机密”,后又认为他曾经“向经销商索贿”。
 
  “前两年,朱家君在买房的时候,确实向经销商借过钱,借款打到了朱家君的工资卡上。”上述人士说,后来朱家君在拿到年终奖后归还了这笔借款。
 
  事实上,知音传媒去年就曾经内部调查过知音动漫公司的管理层。2013年1月,一位自称“知音漫客老员工”的网友在天涯、凯迪等论坛上发帖举报称,知音动漫高管周俏茹、李文和常蓦尘,存在“向经销商索贿”、“联手贪腐”、“损害知音利润”等问题。当时,知音传媒就曾启动内部调查。
 
  有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知音传媒方面近日又调取了“天津漫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工商资料。天津漫娱的股东为武汉漫游天下文化科技有限公司。后者由李文、周俏茹、常蓦尘共同出资设立。三人均与朱家君共事多年。
 
  “网帖可能是竞争对手发的。去年知音启动过内部调查,没有找到帖子里举报的问题。”三人其中之一说,他们创办公司是在从知音动漫离职后,“朱家君被调查,知音调取我们的工商资料,没有道理”。
 
  知音管理层关系不睦
 
  被解职后,5月29日凌晨1点,朱家君在微博写道,读到了唐代诗人刘禹锡的《浪淘沙》,“莫道谗言如浪深,莫言逐客似沙沉。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
 
  这首诗的大意为:“清白正直的人虽然一时被陷害,但历尽辛苦之后,他的价值还是会被发现的。”
 
  “可以说,他就是知音动漫业务的‘教父’。”有知音员工评价。公开报道显示,2005年,受知音传媒董事长胡勋璧邀请,朱家君从广州赴武汉创办《知音漫客》。
 
  “他带领着自己的团队,从一台办公桌、一台电脑开始,毅然决然地踏上了未知的前路。”有报道这样写。
 
  前述接近朱家君的人士回忆,《知音漫客》创始初期,条件十分艰苦,“朱家君自己招聘组建了团队,办公用的打印机还是团队自己掏钱买的,一步一步把《知音漫客》做大”。
 
  目前,《知音漫客》成为国内发行量最大的漫画期刊,2013年发行量高达7780.15万本。一家媒体称,朱家君“等于再造了一本《知音》”。
 
  有三位受访人士透露,朱家君与部分知音传媒管理层的关系不睦。
 
“当初搭建成行的视频团队,也是多人离职。”前述知音前中层称,他不看好知音投资电视栏目剧的前景。
 
  《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规定,发行人最近3年内主营业务和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没有发生重大变化。“掌控核心业务的高管离职,可以视作重大变化。”一位券商人士称。证券律师王智斌认为,核心高管的变动,将会影响公司业务的稳定性,对上市造成法律障碍。道


上一篇:阜阳品蔬菜远销京沪等地 打造综合性农业企业 -----下一篇:耶伦讲话 加息时点扑朔迷离美股重启升势“打太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