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详细内容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06-06 10:55  点击次数:

新一轮产业变革的支撑条件而论


  “上海CORNICHE”在这里呈现,长三角新媒体联合报道组记者罗鹏6月5日报道:汽车行驶在8.4公里的景观大道上,从窗远眺而望,烟波浩渺的黄浦江不时拍打着两岸,跨江大桥横卧于江面之上,宛如一条巨龙注视着城市的变迁。上海,这座镶嵌于长三角地区的璀璨明珠,正吹响新时代改革开放的号角。  今天,“奋斗新时代——长三角改革开放再出发”沪苏浙皖大型新媒体采访报道活动在徐汇滨江开启首站旅程,来自三省一市的网络媒体记者畅游西岸,领略浦江文化风光。  漫步于徐汇滨江,8.95公里长的黄浦江岸线处处可见绿植覆盖,透露着浓郁文艺气息的美术馆藏于岸边。健身步道上,市民正沿着江岸悠然地慢跑、行走。旧时码头搬迁后留下的塔吊则静静矗立着,成为城市变迁、发展最好的见证者。  “望得见江、触得到绿、品得到历史、享得到文化。从工业厂房到卓越水岸,徐汇滨江见证着上海改革开放的步伐。”作为徐汇滨江的开发者,上海西岸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西岸)将这片曾经厂房林立的工业“圣地”,改造成为“宜漫步、可阅读、有温度”的世界级滨水公共开放空间。  据西岸文化产业部工作人员介绍,早在2008年,徐汇滨江就以世博会启动为契机,着手城区形态和公共空间的更新再造。2017年底,黄浦江两岸从杨浦大桥至徐浦大桥45公里岸线公共空间贯通,并于今年1月1日正式向市民开放。其中,徐汇段范围北起日晖港,南至徐浦大桥南侧。  “当时的理念是先把道路、基础环境做好,把老的工业厂区地块腾让出来,把这一块公共空间开放给居民。”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一轮更新并不只发生在物理层面上——让工厂、仓库变身美术馆、剧院,更有冲击力的深层更新则发生在城市规划的理念上。  按照“上海CORNICHE”理念,徐汇滨江分级设置防汛墙,建设绿色堤防,由景观大道至沿江亲水平台形成阶梯式、多层次的活动空间。骑行道、跑步道、漫步道“三道”全线贯通,规划有轨电车贯穿南北,串联节点广场和各类活动场地,促进水、绿、人、文、城融合发展。  借鉴国际一流滨水区开发经验,汇聚全球卓越水岸开发智慧,终于打造成可以驱车看江景的景观大道、多层次沿江公共活动空间、充满人文活力的滨水岸线。  工业遗迹的留存,让历史厚重感与现代生活完美融合  实际上,如今这个世界级的滨水公共开放空间早在几十年前,却是集聚了远东最大的机场(龙华机场,1917年)、中国第一个水陆联运码头(北票码头,1929年)、中国第一个湿法水泥厂(上海水泥厂,1920年)、上海第一个货运车站(铁路南浦站,1907年)等众多工业产业的“摇篮”。  “在设计初期,我们并没有粗暴的将厂房、塔吊、铁轨等工业建筑拆除,而是继续保留改造,让文化与历史发生碰撞,呈现不一样的特殊感官。”在滨江岸线上的龙美术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里曾是北票码头,在改造成美术馆时,保留了船舶靠岸时扎缆绳用的铁墩头、旧橡皮圈、塔吊等工业遗存,文化气息完美融于厚重的历史当中。  “不止这里,很多当时工业上用的如煤漏斗卸载桥、铁路南浦站的铁轨等遗迹都被保存了下来,吸引了不少市民与游客在此流连忘返。”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改造铁路南浦站时,计划保留两条废弃铁轨作为上海城市印迹的一部分在公共开放区域展示,然而铁路部门此前并未处理过类似情况,最终通过多轮协商,同意西岸所提出的保留方案,市民才得以看到今天的南浦站遗存。“如今这里,正凭借独特的风光,吸引着不少市民前来拍摄婚纱照或者写真。”  在徐汇滨江,上海梦中心、龙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纷纷选择落户,集聚的文化设施和高品质的文化内容将这里赋予了浓厚的文化气息,定下了如今西岸的文化属性。而未来,这里将逐步打造成为“迈向全球城市的卓越水岸”,计划以人工智能产业为引擎,形成以西岸传媒港、西岸智慧谷、西岸金融城为枢纽,文化创意、科技创新、创新金融三大产业互为支撑的国际创新创意产业群。  “走在徐汇滨江,文化、生活气息扑面而来,历史的厚重感于此碰撞出绚烂的火花。在未来,科技创新将成为新的引领者,一个崭新的集文化、历史、科创于一体的滨江带将逐渐露出峥嵘。”来自浙江在线的记者南希在接受采访时有感而发,“希望在未来,徐汇滨江这样的先进经验也能复制在长三角地区的其他城市当中。” 上海最高双子楼星港国际中心外立面基本竣工。高达263米的两栋主体塔楼自此穿上会呼吸的“绿色外衣”。
  随着新一轮科技与产业变革的加速演进,哪些领域将孕育类似汽车这样的超级产业链,备受瞩目。
  对汽车产业情有独钟的分析家认为,至少到目前为止,人类还没有找到可以真正替代汽车的超级产业。电池将成为工业竞争的下一条战线,预计全球大概只有不到十个地方拥有电池超级工厂,这些工厂建在哪,将直接影响汽车业未来几十年的地理格局。国际能源署(IEA)预计,到2025年,全球电动汽车数量将升至4000万至7000万辆,美欧与亚洲的几个大国将争夺产业主导权。而格外青睐信息产业的分析家认为,信息产业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的战略性、先导性、引领性作用不断加强,推动新产业形态不断涌现。当今全球市值最大的10家公司有8家是信息技术公司。全球最有财富配置权的人,要么在进行信息技术的运营,要么在投资信息技术。至于新一轮科技与产业革命依靠的底层技术与交叉技术,有专家认为可能是基于人工智能、互联网、大数据与物理、化学、机械等传统学科的结合,但目前只能看到一些前兆,最终能否引领人类生产与生活方式的根本变革,尚需冷静观察。
  人类迄今发生的几次工业革命或曰产业革命,都是在欧美酝酿发动的。有专家曾判断,目前正在发生的第四次产业革命,中国首次与发达国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而且在大数据时代,中国由于拥有全世界最大的信息基础网络设施,最大的消费市场,在航天科技、量子通信、人工智能制造业及新能源领域已握有一定的竞争优势,加上正在打通制约信息工业和信息服务瓶颈,包括集成电路产业存在的短板,这或许预示中国正在逐步弥补现有科技与产业弱点,并加速培育具备核心技术优势的企业,以引导中国步入全球最高层面的经济与技术竞争。在此过程中,资本的力量可能是极为重要的助推器,那些研发实力强大的特色化企业,以及现在看起来小微但紧密对接技术与市场变化趋势的创新性企业,其在跨产业整合方面的延伸能力,其对人类未来消费体验的前瞻性研发和测试,如果有足够的资本力量介入,将在很大程度上引领全球科技和产业变迁趋势。相应的,这些企业极有可能成为“独角兽”,将在资本市场上获得巨大的价值重估机会。
  不过,在这场关乎主要经济体国际竞争力的竞赛中,绝不能低估美国依然握有的领先优势。至少到目前为止,美国的研发基础、金融服务优势以及新技术产业化经验和创新生态环境,税收和移民政策,全球供应链管理能力,依然领先于主要竞争对手。华盛顿、纽约和硅谷作为政策、资本和创意的三大集中地带,无论是欧洲还是东亚,都难以找到足够与之匹敌的体系化存在。这使得美国有可能打造出成为世界经济增长新引擎的超级产业体系,使美国在占据下一轮产业革命制高点的同时,重新切割全球分工与财富版图。我国决不可对此掉以轻心。某种程度上,全球科技和产业发展趋势究竟如何演进,以及现在被喊得震天响的区块链、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究竟能否引领经济转型升级,谁也不能给出精准答案。因此,今天摆在我国战略科学家和经济学家面前的重要课题是:如何精准把握全球产业发展趋势?如何精准判断中国在全球产业分工中的地位?
  就上海而言,如今我们必须用更加动态与理性的视角来审视这座城市在全球与中国产业布局与竞争中的地位。笔者最近参加了多场有关上海产业发展的座谈会,无论是产业规划部门还是研究部门以及相关专家,都把目光聚焦到上海产业目前的发展现状。一些专家提出,上海不能简单地以纽约、伦敦作为未来的发展参照系,亦不能被全国和周边代表性城市的发展动向所左右,而应站在如何占据全球产业链高端的视角上来分析上海的产业发展瓶颈,找到相关突破口。其中,制造业作为上海经济竞争的核心依靠力量,如何转型升级,如何突破相关技术瓶颈,实现关键零部件和核心材料的自主技术供给,显然需要更高层面的要素配置,包括成熟的基础平台、区域产业集群融合等等。
  毋庸置疑,长期位居中国最具产业竞争力城市之列的上海,大科技、大产业的底蕴和优势是一些新兴科技城市难以比拟的。大飞机产业是凝聚几代航空人梦想并关乎中国经济和国防安全的战略性产业,国家之所以将这个关乎国运的产业落户上海,就是看中了上海在经济发展、金融服务、科技积累、产业配套、人才培养、全球价值链管理等方面的综合优势。但大飞机项目是资金、技术与复杂管理高度密集的系统工程,不仅需要大当量资金投入,发动机和航电系统等关键部件的国产化,更需要世界级的项目统筹和运营管理能力,特别是管理全球供应链的能力。因此,上海在大飞机产业链条中主要承担的是项目统筹、运营管理和总装,而将总部中枢功能的生产委托给国内外专业服务业者,形成从设计、生产到服务的系统集成,以最终实现在全国乃至全球范围内配置资源。这个时间跨度,可能需要二十年乃至更长时间。对此,上海既要有时不我待的精神,也要保持足够的战略定力。
  某种程度上,当下全球产业发展正在发生不以政府规划为指标参照的变化,但政府又必须在产业发展中承担比以往更为重要的职能:既要营造“积极不干预”的创新环境,又要以精准的服务对接技术变迁与市场变化趋势。以新一轮产业变革的支撑条件而论,上海作为国家战略产业的运营中心,亟须在把准全球产业变迁脉搏的基础上,最大限度激活有关行为主体的创新与营商禀赋,以“大科技、大产业”为突破口,引领科技与产业新突破。从轨道交通12号线提篮桥站1号口出来,仰头望去就是星港国际中心,整座建筑由东西两栋塔楼及裙房组成。主体塔楼从上到下逐渐收紧,组合起来酷似一座“中国鼎”。外墙由栅格组成,内嵌一块块玻璃。现代气息浓郁的玻璃幕墙,其实藏着不少门道。
  “光污染”是玻璃幕墙面临的首要问题。高度超过100米的民用建筑称为超高层建筑,随着土地资源日益紧张,以及建造技术能力提高,超高层建筑在大型城市屡见不鲜。但超高层建筑体量巨大,一旦要亮化建筑,就可能涉及光污染。星港国际中心位于虹口北外滩沿线,是北外滩天际线的重要组成,建筑外观既不能影响周边建筑,又要有特点,怎么办?“建筑大面积玻璃幕墙采用特殊材料,反射率不超过7%,大大降低对周边建筑的光污染。”承建方上海建工总承包部相关项目部负责人张益民说,幕墙反射率降低了,但玻璃颜色太深使建筑外观暗淡不利于观赏。技术人员又想办法,采用极氧化的装饰构件,从外观上提亮整个建筑。
  这座最高双子楼还会“自主呼吸”。每一层楼面靠近幕墙的地面都装有“呼吸口”,即通风器系统。建筑幕墙整体采用类似的通风器系统,实现自然通风效果。经过优化,在过渡季节典型工况下,大楼内90%以上的主要功能房间,平均自然通风换气次数不少于每小时2次,在春秋过渡季节实现自然通风,甚至不需开空调。“超高层建筑采用绿色工艺,实现节能环保,已成为一种趋势。衡量一座建筑的绿色程度,外幕墙尤为关键。”
  星港国际中心预计今年下半年竣工验收。这是虹口区单体体量最大的TOD(以公共交通为导向的开发)交通枢纽中心,集地铁、公交、航运、空中步行系统于一体。紧邻12号线、19号线两条地铁线路,还拥有4000平方米公交枢纽终点站和公平路轮渡码头。屋顶设有1.75万平方米花园,将成为虹口区最大的屋顶花园,届时全天候向市民开放。


上一篇:上海远见文化高峰会昨天举行 -----下一篇:中国品牌也越来越有影响力